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半岛社区!请[登录][注册]

查看: 5107|回复: 3

在走廊的公共场合晾刀鱼 请问你是怎么想的?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0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走廊是公共场合,能考虑别人的感受吗?这个行为损人不利己,这样的鱼吃了能健康,天天说别人没素质,你的素质何尝有。

af64ecee1f5d2bd973547f78af514ab07857c4501575947098.jpg 7f779a6849547dbec822ecec5fd9b1d089001e7b1575947104.jpg
发表于 2019-12-20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帮着吃了吧,哈哈
发表于 2020-1-30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尊敬的各位读者:
今天再次讲沈阳市和皇姑区大搞黑恶行为(以下简称为这些人”),故意致使“李朝东、孟伟”家四条人命丧生,并故意多次、多处致伤致残“李朝东、孟伟、盂庆洋”身体的事情,且孟伟的母亲“王桂芬”被致死后,遗体被这些人拉走,至今还在殡仪馆存放(没有火化),没有一个人真管的事情,特别是不用查就清楚(见后面证据),请中国共产党依宪履行“领导一切的”法定执政职责管一管,请处理。
2019年11月25日,这些人公开大喊“坚决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指示、批示精神,以前是领会不深,参悟不透”。第三天2019年11月27日11点左右,这些人在居住地1000米之外的地方,先把“孟伟”用胶带捆绑起来,当时孟伟就向这些人(公安和执法人员)大声喊“不要去我家,我妈正犯心脏病”。之后这些人破门而入冲进孟伟家人居住的皇姑区黄河北大街12-1号-132的屋里,当着孟伟母亲王桂芬的面,殴打其智障并体重不足100斤的哥哥“孟庆洋”15分钟左右,造成孟庆洋双侧肋骨骨折、心包积液(见后面证据),之后将其全身捆绑起来,王桂芬大哭着上前阻止,被两个人摁倒在床上,孟庆洋高呼“我妈正犯心脏病”,其母亲王桂芬哭着大骂这些人:“我儿子犯了什么法,你们这么打他,我活了80岁了,当年小日本也没有这样对待我!你们还是人吗”?
这些人将孟庆洋抬下楼扔到车里,把王桂芬故意背下楼,故意没有用担架抬,目的是压迫王桂芬的心脏和双侧肋骨,放到另一辆车里,又故意冻了4个多小时(当天最高温度零下7度),当天下午3点30分左右这些人又撬开隔壁“李朝东”居住133的门,用灭火器往里喷射毒气和辣椒水,致使李朝东身体休克并突发心脏病(以前从没有心脏病),之后被抬下楼,放在了与王桂芬的同一车里(当时车门一直大开),李朝东当时看到王桂芬脸色苍白,并见不到呼吸、嘴角隐约有血迹。李朝东一边吸氧气一边摸王桂芬头上太阳穴脉,并告诉这些人“阿姨正在犯心脏病,心律不齐、全是早搏应当马上送医院抢救”,这些人不但不听又待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车开到医院,但只把李朝东抬进医院抢救,没有救治王桂芬(具体见后面证据)。
当天晚上5点左右这些人把一直被捆绑着的孟伟送到皇姑区万山路18-14153的屋里(此楼一户住户都没有),屋里很冷没有暖气,5点30分左右其母亲王桂芬和一直被全身捆绑着的孟庆洋也相继被送到这个屋里,这些人故意当着王桂芬的面继续捆绑着孟伟和孟庆洋又持续了6个小时左右,期间王桂芬多次要求给儿子、女儿松绑,这些人戏弄的回答“就是不给松绑”,其目的就是故意折磨和刺激王桂芬,11月28日凌晨左右这些人才松开孟伟和孟庆洋,大笑而去。这时的王桂芬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其暂时的睡觉已经是昏迷,一直喊着“胸肋两侧疼和屋里太冷了”,嘴角有血迹,天刚放亮我们准备送母亲去医院,才发现钱包(里面有现金3000多元、孟伟的身份证和工资卡、其母亲的医保卡、银行卡)在这次这些人强拆并强制给搬迁之中被这些人秘密盗走,找这些人和又报警3次110,折腾了一天,新乐派出所、三台子派出所和这些人都不管(只有三台子派出所出具了报案回执说明,不是其管辖由案发地管辖)。11月28日入夜后王桂芬大口吐血含恨死在这些人强制给搬迁的临时家中,之后遗体被这些人送到回龙岗殡仪馆存放(没有火化),至今也没有人管,这是这些人蓄意故意谋杀王桂芬。这些人应当赔偿并做好善后。
2011年6月开始,这些人天天来威逼恫吓孟伟的父亲“孟宝仁”“不签约到时候就揭房盖、拆楼梯、断水、断电、断采暖和燃气、上楼上不去、下楼下不来”等等,不开门就天天来砸门,就在临死的当天晩上的前一刻钟还来砸门,致使其父亲孟宝仁惨死在家中。孟宝仁几十年来工作任劳任怨,年年都是119厂的先进工作者,从来都是与世无争,每天全家都认为生活在最幸福之中,确含恨并含冤在家中离世。为给孟宝仁讨公道没有签约,否则会如期签约。所威逼恫吓孟宝仁的语言之后都变成了现实,又由于多年来这些人的打砸,晚上睡觉砖头多次能从窗外飞到床上,以及违法强拆了一切生活设施,已造成王桂芬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再加上对其哥哥孟庆洋的威逼恫吓、打伤已造成本就智障的哥哥更加严重的智障,又因这些人将其家的房顶和楼上开出了水道,家中被雨水淹没已无法居住,被迫搬离到李朝东家皇姑区黄河北大街12-1号-132居住。
孟伟(女)50多岁,已退休,2013年4月份被这些人骗去指挥部里取《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手指被这些人故意掰成骨折,掰折后还要掰第二次,已造成终生残废,右脚打伤留下严重的后遗症,遇到阴雨天和走路多些都会疼痛难忍,当时是新乐派出所“王丙权”办的案并组织司法鉴定,鉴定为“轻伤害、轻微伤”,至今也没有人真管,这些人应当赔偿(具体见后面证据)
2019年8月11日10时左右,这些人(新乐派出所)以拆条幅为名,拆完后,暴打盂伟10多分钟,医院诊断外伤导致右眼“继发性青光眼”和外伤导致“颈间盘突出”,至今也没有人真管,已造成孟伟右眼失明,左眼也视物已模糊,这些人应当赔偿并支付医药费和护理费(具体见后面证据)。
2011年皇姑区政府在新乐地区开始违法征收(没有规划),在其规定的签约时间内就开始打砸,李朝东家报案和反映,不但没有人管,更在其规定的签约时间内拆除了李朝东家的一切生活设施和楼梯安全护栏等,李朝东的父母都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四十年代分别参加129师的老军人,自信有点尊严,为讨尊严李朝东家没有签约(否则李朝东家会如期签约),李朝东家开始了长达八年多的告状,李朝东曾先后逐级向各级信访、政府、法院、检察院、人大、政协、纪监两委、党的组织以及各级领导反映了八年多,材料能有几百份,要求恢复李朝东家生活设施、特别是供水设施,以及履行“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15】沈和行初字第00121号行政判决书”,恢复这些生活设施、特别是供水设施(见后面判决书证据),至2019年11月27日这次违法强拆之前,李朝东家还是没有水喝、没有燃气和暖气、楼梯上依然没有安全护栏等最基本的生活设施,由于没有最基本的生活设施和其所决定的生存条件,特别是继任的相关领导和上级相关监管领导故意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风和办法来故意放大这种危害效应,已造成李朝东的母亲“李淑光”和弟弟“李东平”相继去世。特别是其母亲李淑光抗美援朝时没有被美国飞机炸死、渴死,确死在了和平年代中连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和供水设施都没有以及违法打砸、强拆的尘埃中!这些人应当赔礼道歉和赔偿,否则天理不容!
同时由于多年来的打砸把李朝东打成“脑震荡”这些人应当
承担所有的医药费,至今也没有人真管(具体见后面证据)。
李朝东在这些人故意毁坏的楼梯上摔伤,造成“腰间盘突出”,这一事实已经被“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15】沈和行初字第00121号行政判决书”确认,这些人应当承担一切医药费和护理费,至今也没有人真管(具体见后面证据)。
由于八年来没有最基本的生活设施,医院已诊断:“屋内寒冷,已造成李朝东患上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这些人应当承担一切医药费,至今也没有人真管(具体见后面证据)。
上述所有的事情,如果有一个人真管都不会发生,这样李淑光也不会去世,难道我们的党和政府都去旅游了吗?!
在这次违法强拆中,这些人不仅对李朝东喷射了毒液和辣椒水,造成了突发心脏病,(以前从没有心脏病,这些人应当负责给治病和赔偿),还利用了强制给搬迁的过程盗走了李朝东家小到一瓶洗发露,中到钱包(内有现金3000元左右,王桂芬的医保卡,孟伟的工资卡,银行卡),父母军功章,大到万元以上的“黄梨木”拐杖等几十件钱财和物品,这个拐杖是李朝东父母留下的遗物。这些人已经正式文字通知李朝东“是政府行为,不予立案,让李朝东去找这些人或去法院起诉”。无论什么行为,只要是用秘密窃取的方法和手段,把任何物品据为已有,都是盗窃,这些人至今根本不管,只说强制给搬迁时有全程录像,但这个录像至今也没有让人看,这是典型的盗窃(具体见后面证据)。这些人应当立案追查并找回拐杖。
这些人仗着手中有政法,随意用自己所谓的黑恶法治来践踏法律,先是让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了自己和皇姑区人民法院曾经做出的“驳回申请执行的裁定”,又做出个违法强拆的裁定(见后面证据),之后让公安和执法人员就能对我们进行强拆并把生命踩在脚下,其目的就是为了掩盖八年来对我们家违法打砸,强拆我们家一切生活设施、致人死亡、致人伤残和虐待的罪行,并让其逃避应尽的赔偿责任,特别是掩盖没有让我们选评估机构和没有必须法定的给我们家送达《分户评估报告》的事实(见后面证据)。这些已远远触碰和超越了一切人类社会制度的底线。这些人你们敢不敢以听证会等让群众监督的形式,派你们市长、区长或两级书记以及法官、律师、公安人员来与我们公开依法辩论讲理,又敢不敢让我们选评估机构并能把《分户评估报告》法定的送达给我们,我们的房子不会低于3万元/平方米,如果这些我们有一点点输了,我们的房子都白给这些人,我们的人都算白死,我们都算没有被伤残,我们赢了又该怎么办?!
以上我们反映的有半句假话,愿负任何责任,如果属实又该对这些人怎么办?!我们相信我们党能把当年的土地革命到今天土地征收的弧线画好,绝不能允许这些人在没有合理对我们房屋补偿和其它公平赔偿之前把这块地租让出去,这是社会主义制度和马克思主义最本质的要求。
残害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算哪路的流氓好汉,我们不是钉子户,我们老百姓也更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我们是敬畏被这些人用黑恶法治所代替的法律,从心里拥护我们党的领导,否则绝不是这个样子。

祝:各位读者新春愉快、工作顺利、身体安康!
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北大街12-1-132、133,李朝东。
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北大街32号423,孟伟等十余人。
2020年1月30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20-2-21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forum_sitemap home_sitemap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B2-20041045  增值电信许可:鲁B2-20050018  Powered by Discuz! X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