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id="sg">
搜索

欢迎访问半岛社区!请[登录][注册]

查看: 951|回复: 2

[潍坊] 难忘村前那条河文 /刘秀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5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秀霞,女,1967年生人,山东高密人。1989年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外语系,现就职于高密市第四中学。高密市红高粱文学社会员。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出生在高密市阚家镇李营村。俺庄村前有一条小河,不知始自哪年,也不知哪年彻底断流的。它应该是修了峡山水库才有的,水库的水经过双羊的倒流沟,张秋的大坝,到了俺庄才有了小河的模样。它位于村子南边,我们都叫它前河,小河南面的后姜戈庄人叫它北河。


从我记事起,就跟家里人来小河玩,对我来说,小河是生与俱来的。每一条河流都惠及两岸的百姓,前河亦是如此。大人从河里抽水灌溉农田,女人们来河边洗衣,小孩在河里戏水,度过快乐的童年。


小河离村子大约有一里地,有两条路通向它,一条较宽,在村东头,河上有桥通往后姜戈庄村。一条蜿蜒的小路,在村东南角的坟茔(我们称它南茔)西边,小路旁杂草丛生,野花遍地。夏天孩子们多爱光脚走路,常常被蒺藜扎了脚,庄户孩子泼实,也不在乎,拔掉它继续走,下次仍不记得穿鞋子。地上被太阳晒得烫烫的,小脚踩上去暖暖的,有点烫,都急匆匆赶路,几乎是一路小跑。路过南茔时,淘气的大男孩们会吓唬我们小女孩说:“鬼来了!鬼来了!”他们边喊边撒腿就跑,我们还真有点害怕,也带着恐慌跟着跑了起来,他们在前面乐得哈哈大笑。夏天前河真是全村人的乐园,放水的闸门那里水深,是男人们洗澡游泳的地方,我从来没敢去过那里。闸门往东,水渐渐浅了,是女人们洗衣服、小孩子戏水的地方,一河的人,足有一里多长,很是壮观。河水清澈见底,哗哗流淌着,两岸都有适合洗衣服的石板。


母亲们忙着洗衣服的时候,我和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小伙伴趟着水,沿河岸找泉眼,找到了就用手捧水喝,凉丝丝,甜滋滋的,那味道一辈子都记得。我们还知道哪里有白泥,滑溜溜的,拿来洗头发,洗出来的头发特别光滑。在河底还能捡到漂亮的鹅卵石,拿回家放到花盆里。对我们来说前河就是宝藏,在哪里能找到什么,一清二楚。



我村的小学在村南,穿过一块棉花地就是前河,吃过了午饭,该是到学校午睡的时间,偏偏有淘气的男孩子要去下河,他们不转路上,直接从田里穿过。那时没有手表可看,玩得忘了时间,有时难免回来晚了,耽搁了上课,被老师拦在教室外罚站,几乎每个教室前都会站着几个只穿裤头的黑小子。我们女孩子很听话,决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一放暑假就可以尽情地在河里玩了,每天河里都有孩子们的身影。


我们村的人很多都会洑水,都是在前河学会的。长大后每每跟同学朋友说起自己会游泳,不会游的人都很是羡慕。我说:“俺可是从小在河里泡大的呢。”平原上的小村庄,能有小河相依,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福份,很多村子也就有个湾罢了。


河的北岸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杂树,一丛丛的,我只认识野枣树和棉槐,洗好的衣服可以晒在上面。一般大人洗好衣服,会喊小孩子过来晒上去。等回家时多数都快干了。除了低矮的小树,还有高大的合欢树,我们也叫它芙蓉树,夏天花开的时候,河北岸一片绯红,美极了。有人上去采下来,编成一个个花球,送给女孩子玩。


七十年代河水很大,河汊上还建有一个磨坊,利用水流推磨磨面。1982年我在高密第十五中学上初二时,石林秀老师教我们物理,可能就是讲到用水推磨时,她还说起俺庄前河的磨坊并提到我的名字,我当时在课堂上被老师提到名字还很羞涩,却又暗暗为家乡自豪了一番。因为只有俺庄才有。磨坊有很大的一排屋子,我模模糊糊记得跟着母亲进去过,这些屋子几时没有的我没留意过。到家就有饭吃,又不用我磨面。小孩子才不管那么多呢。家里有两张老照片,一张是1979年一岁的侄子站在磨坊前合欢树下照的,他站在一个树墩上,害怕的样子。另一张是1980年我和嫂子、姐姐、侄子坐在前河南岸石头上拍的。


前河就是全村孩子的游乐场,除了夏天可以下河洗澡外,还可以捉鱼摸虾。拿个罐头瓶,把捉到的麦穗鱼放进去,回家可以养很多日子。村西大桥下可以摸到米哈喇,小小的,剥出肉来煮疙瘩汤,鲜美极了。


上小学时,放了学我们要挎着筐割草喂猪,多数在前河一带。那时坡里很多草都能叫上名字来,是孩子们天然的植物课堂。我们还会不时碰到野果子,什么酸枣,烟油(学名叫龙葵),野茄子(学名叫紫花地丁)等等。那时家里多数没有多余的钱买水果,我们就拿这些野果解馋。割了草,在河里洗好了再挎回家,扔到猪圈里,看猪争食,也是一大乐趣。


冬天孩子们也能从前河获得很多的乐趣,河水结冰了,就成了天然的溜冰场。我们会玩出各种花样来,有的男孩自制了小滑车,蹲在上面滑着要多神气就多神气,还有的在冰面上打溜,就是用一个陀螺,用小鞭打着转着玩。我只在上面打过滑,就是小跑几步,然后滑到远处。当然也有不小心掉进冰窟窿里,湿了衣服回家挨打的。因为没的替换,母亲们会连夜烤干,否则第二天就没的穿。


偶尔,我村的孩子还会在前河跟后姜戈庄的孩子打起架来。那时战争片看的多,模仿电影里的人,每帮都选出司令团长班长之类的人来,前呼后拥,玩得不亦乐乎。在河里相遇了往对方身上泼水,上了岸就投掷石块,都是吓唬吓唬对方,多数不会造成啥伤害。但却害得我们这些小女孩去姜戈庄供销社买文具都心有余悸,担心可能遭到飞来石子的袭击,尽管我们女孩子从来没有参入过他们的“战争”。上初中时,跟好几个后姜戈庄的人一个班,说起两个村小孩子的闹剧,回忆在小河里的童年时光,大家都记忆犹新,发出会心的微笑。


在高密四中读书时,有的同学离家远不是每周都回家,我会领要好的同学来我家过星期天。而前河是必到之处,我们边洗衣服边玩耍,欣赏河两岸的景致。多年以后来过的同学都还记得,问起前河是否还有水。


有了女儿后,带她回娘家,也常来前河,每次说回姥姥家,女儿都会高兴得说:“可以去前河玩喽!”有好几次还带着相机,给女儿在小河边拍了一些相片。这些都成了珍贵的回忆。但到了九十年代,河里的水越来越少,已经不能在河里游泳了。


去年农历8月29日,回去给 母亲上完三年坟,大家都回去了,女儿说:“妈妈咱们去前河看看吧。”父母的坟就在河边不远,走一会就到了,这哪里还能叫河呀,就是一片栽满了树的低洼地而已。那个桥也贴着地了,不成其为桥了。这是从啥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呢。娘俩心中不免都有些失落。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世上哪里有一成不变的事物呢。鱼跃鸢飞的峡山水库这几年都变成大草原了,更何况这小小的河呢。经常在河边割草的父亲在17年前就在河边安眠了,经常在河里洗衣服的母亲,三年前也来河边跟父亲团圆了,当年在河里嬉戏玩耍的我也已年过半百。站在面目全非的河边,百感交集,徒唤耐何。难忘家乡的一草一木,最难忘的还是村前那条河……


[发帖际遇]:读书耕田 乐于助人,奖励 7 威望.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7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forum_sitemap home_sitemap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B2-20041045  增值电信许可:鲁B2-20050018  Powered by Discuz! X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