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id="sg">
搜索

欢迎访问半岛社区!请[登录][注册]

查看: 6315|回复: 2

[淄博] 红尘劫-- 玩泥巴 文 红尘老二)李景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3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尘劫-- 玩泥巴                                     文   红尘老二 (李景林)
         儿时,我好乱讲话。爹告诫我:饭可以多吃,话不可乱讲。我不以为然。但后来的一件事,教育了我。儿子参加工作送行时,我告诫他: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高密东北乡赵家庄的土是黑色的粘土。
红尘老二生于文革元年(1966年)。
        儿时的红尘老二最怵头阴雨连绵的六月天。那时,村里的路全是泥土的,被水泡透后,小脚踩上去,几乎没到膝盖,想拔出脚来,那不是一般的费劲。
         农村的生活是贫穷和单调的,但孩子们总能苦中作乐,发明一些游戏且乐此不疲。这玩泥巴就是其中一种。先拿一团泥,大约有两手巴掌大,然后,把泥巴往地上使劲甩打。泥巴随着甩打就变得越来越柔软,越来越光滑,越来越结实。接着,把泥巴搓成一个圆形,再把它捏成一只碗的形状,底下是平整的。然后,把它平放在手上,再使劲地往地上甩去,这时,它会发出“啪”的爆炸声音。这是要比赛的。我们比赛看谁甩的泥巴炸得最响。胜者我们每一个人给他一块泥巴,这是战利品,是需要珍藏和炫耀的,于是,一个夏天,俺家的大门楼里,就堆满了战利品……
        玩泥巴玩出塌天大祸,你信吗?
田儿他是我的瓜蔓表哥,因年龄相仿,我俩是死党。那时,父母要天天学习本朝太祖语录,搞早请示,晚汇报,中间顺便来一段忠字舞。耳濡目染,在玩时,太祖也是孩子们的话题。有说太祖是红太阳的,有说是大救星的。田儿,他人有点儿笨,玩泥巴老放臭火,当时有点急眼,总想翻本,见我们老谈太祖,甚是气恼,大喊一声“xxx(太祖名讳),鸟(DIAO)!”他使劲地把泥巴往地上甩去,“啪”,响了!我们目瞪口呆!
        第二天早上,田儿他没来教室上课。上课前,老师阴着个脸,叫我和其他几个同学去校长办公室。校长办公室在学校的最前排房子。
刚拐过屋角,我不由吸了一口冷气,出事了!爹和几个叔叔虎着脸站在校长室门外,手里端
着钢枪,枪上刺刀闪着寒光。
        爹是我们北赵家庄有数的好汉。因为淘气,我的屁股经常被他拍打。对他,我是又敬又怕!“兔崽子,还不快滚过来!”在爹的怒吼声中,我战战兢兢地走进校长办公室,只见田儿和他的爹,都跪在地上。田儿的爹,被人五花大绑着,有一个不认识的叔叔手拿短枪,顶着田儿他爹的头。原来那天田儿胡说八道,被人告了黑状,他家,大祸临头了!
        我吓的大叫:“救命啊!田儿的爹要被枪毙了!”我眼一黑,昏了过去。之后发生了啥,我没有亲见,我,被吓掉了魂,一直昏昏睡着。直到当天午夜,我的奶奶动了大招,她供上了香烛,拿个木勺,敲着我家门上槛,大喊三声“林儿回来,吃饭了”,我才缓缓醒来。后来听说,当时我爹一看我被吓死了,端着枪,就要去和公社来得人玩命,村老们围住了办公室讨说法,告密的大叔对领导说孩子听错了,全是胡说八道……
        田儿他爹没有被枪毙!田儿继续和我玩。只是以后他的话越来越少。长大后,他成家,在东北乡的北农场包地,种甜瓜,种蔬菜,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红火。他的媳妇是四川人,矮矮的,挺俊俏……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读书耕田 乐于助人,奖励 2 威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时,美美的回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forum_sitemap home_sitemap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B2-20041045  增值电信许可:鲁B2-20050018  Powered by Discuz! X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