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id="sg">
搜索

欢迎访问半岛社区!请[登录][注册]

查看: 7142|回复: 3

[潍坊] 每佳春节思娘亲(外一篇) 乡 恋 文/孙永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31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孙永杰,山东昌邑人,1960年生,爱好文学,喜欢摄影。工作在高密,生活在高密,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近几年有60余幅(组)摄影作品在全国、全省摄影大赛中获奖

     每年除夕的下午,我和弟弟走过几里路,来到娘的坟前,烧纸、磕头、放鞭,请娘回家过年,这是我们当地的习俗。去年父亲搬到城里居住了,除夕下午我和弟弟依然来到墓地,重复往年的程序,呼唤娘的魂魄回家过年,这代表着我们内心深处对娘的深切怀念!
娘是一位勤劳能干、端庄纯朴、老实本分、与邻友善、很爱清洁的人,几根小小的发卡就把头发整理得利利索索,纹丝不乱。在那苦难的岁月里,每逢春节,娘就把过年的东西置办齐全,在除夕晚上,做出各种好吃的美味佳肴,一家老少和和美美地坐在一起,共享平时难得的美食。到了大年初一早上,我们兄妹穿上娘做的崭新衣服,高高兴兴地给长辈们拜年去了。参加工作后远离家乡,和娘团聚的次数少了,但每年春节,我们都置办一些年货,不约而同地赶到娘的身边,品味丰盛的年夜饭,陶醉在其乐融融的浓浓亲情里。因为有娘在,就享受到家的温暖,就会感受到快乐,就体味到别样的幸福滋味。
    有的痛苦很快忘掉,唯有和娘天人永隔的悲伤很难抹去,甚至伴随终身。春节的红灯笼挂了又摘,摘了又挂,门上的春联贴了又旧,旧了又贴,20年多年过去了,可春节回家再也看不到娘的身影了,那种滋味是刻骨铭心的痛。但在我的心底里,娘的音容笑貌依然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慈祥。那年的除夕夜里,恍惚中看见娘那慈爱的目光在注视着我,并向我招手,我跑上前去,看着苍老、善良的娘,揽着肩膀轻轻地对她说:“娘,我想你了!”

    又想娘了,想起恢复高考后我入学报到,娘把我送到村口,晨曦里看到娘爬上细纹的眼角闪着泪花。我说:“娘,回家吧,回家吧!”娘紧紧抓住我的手说:“出去好好学习,不要荒废学业,不要挂念家里!”此时,我不忍再看娘那流泪的脸颊,低头走出很远,再回头时,看见娘的身影依然在风中张望。曾几何时,我似乎看见娘站在夕阳里,沧桑的脸庞充满着期待,深情地望着我回家的乡村小路,我的眼泪就从柔软的内心深处流淌着、流淌着……
又想娘了,好想让时光倒流,再听听娘哼的小调,娘哼的歌曲缠绵委婉,百听不厌;好想再吃娘包的饺子,娘包的饺子精美可口,香味迷人;好想再穿上娘做的新衣服,娘做的衣服针脚细密,平整匀实;好想再坐在炕上听娘给我讲故事,娘讲的故事教人向善、真挚动情,好想、好想……
又想娘了,好想回到娘的身边,让娘穿上我买的新衣服,拉着娘的手说说我的工作、我的生活、我的家庭,好想和娘谈谈弟弟妹妹的成就,好想跨进家门喊一声娘,娘带着甜美的笑声爽朗地答应啊!
时光荏苒,转眼又一个春节又飞走远去了,岁月的年轮在面颊上越爬越多,有些往事逐渐淡忘了,但想念娘的心事却越来越浓。家乡的山路还是那么蜿蜒崎岖,娘的坟前依旧寂寞荒凉,不知天堂那边的娘过得可好……只是觉得,在没有娘的春节里,就少了关爱的话语,缺少了温馨的主题,饭桌上少了娘用的筷子,再好的佳肴也觉得素然无味了......
                                          
               乡  


我的老家在潍坊市峡山生态开发区一个叫惺惺的村庄,那里承载了我太多的、难以抹去的记忆。尽管家乡的街不宽阔,房不敞亮,但在那片憨憨的热土上,记录了我青春岁月的梦想,铭刻了长辈们的谆谆教诲,它是我梦中永远的风景,是心情疲惫时小憩的港湾。前些日子回到老家,睹物思人,触景生情,回想起童年的一些往事,增添了对家乡的无限眷恋。

   

我离开家乡已有40年了,但对家乡仍有着说不出的痴迷,道不尽的缠绵,割不断的梦萦,吐不完的情丝。浓浓的乡情,就像陈年老酒,密封时间越长,味道越甘醇,令人不忍释杯,叫人陶醉,躁动的乡思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加浓厚。家乡的风土人情和淳朴民风,乡亲的乐善好施,时常在脑海闪耀,伴随我远行一年又一年……

  

老家的村东头,有一条河叫太祖河,那是我儿时的天堂。河床不宽,但河水清澈,掬一捧水,任它从指缝间流过,手中会留下一层细细粘粘的沙。小时候我经常在河里和小伙伴戏水、游泳、捉鱼,赤脚走在河水里,松松软软的,舒服极了。每当水流小的时候,在河底围成一汪水,赤脚把水搅浑,鱼被泥水一呛,浮上水面,很容易就把小鱼捉了上来。有时玩到太阳偏西还兴致浓浓,直到母亲呼喊着自己名字的时候,才一溜烟儿地跑回家去。河的岸边有刺槐、杨柳相间的树林,细细的柳条垂在河水里,微风吹过,抚起阵阵涟漪。晚秋时节,河边的落叶如蝶,满天飞舞,树叶旋于风中,飘落在河里又随波而去……

   

在村的南面,有座山叫“惺惺山”,虽然名不在典籍,史不在经传,但是在我心中却挥之不去,魂牵梦绕。春天,满山的树木和小草被细密的春雨一浇,草儿疯长起来,清气迷人心扉;鸟儿站在树梢争先恐后地歌唱,满山的纯净,赏心悦目。夏天的山上,草木葱郁,林中蝉鸣阵阵,与小伙伴们放学后去割草的间隙还常挖回些野蒜、野葱、野韭菜。秋天是大人们在山坡的田里收获庄稼的时候,也是孩子们到处摘山枣、拣野果的时候。当时山上有几十处石洞,有的深达几十米,洞里宽窄不一,有的只能爬着进去。小时候我对石洞充满好奇,经常逐个洞爬进去看看洞里的情况。家乡的山给了我快乐的童年,每每想起就喜形于色。

   

最难忘的还是乡音。夏夜,母亲和长辈们晚饭后走上大街,坐在用麦秸编制成的草帘子上,悠闲地抡着大蒲扇,闲话家常国事,喜怒哀乐尽在言语中。长辈们的丝丝银发也在月光下闪烁,脸上布满沟壑的皱纹随着开心的笑容,如花绽放,那么香醇。秋夜,月色如水,凉风习习,我们孩子围坐在大人身边,听着他们讲一些古往今来的趣闻轶事和一些励志故事。到了春节,晚辈就逐家去给同族的长辈拜年,家家户户敞开大门相迎,人们敞开心扉,坦诚交流,互相祝福问候,和和乐乐的浓郁氛围叫人生出无限依恋。


乡情犹如潮汐,闲暇时想起家乡,仿佛昨日还依偎在母亲怀里唱童谣,数星星。就会想起家乡弯弯的上山小路、田野小鸟的啼叫、草丛间蟋蟀的低鸣、水湾中青蛙的鼓噪、花丛中蝴蝶的追逐嬉戏、河水上蜻蜓的追逐点水,就会想起在假期里跟着父辈们到地里干农活,听他们讲那村里久远的故事......家乡,记载了我童年的趣事和欢乐,承载了我的希望与梦想。每次走在回家的小路上都会勾起我无穷的记忆和感慨,看到村里升起的袅袅炊烟都会让我感受到那浓浓的乡情。

   

在生活不顺时,啜饮一杯浓烈的乡事、乡情,顿觉心平气畅,力量倍增。当我自鸣得意、滋生骄矜之气时,沉淀在我心底的乡风、乡情,使我冷静,警醒、理智地面对外面纷飞的世事。家乡,是我生命中的灵魂栖息地,是心中永远的天堂。


 楼主| 发表于 2018-1-31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31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forum_sitemap home_sitemap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B2-20041045  增值电信许可:鲁B2-20050018  Powered by Discuz! X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