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id="sg">
搜索

欢迎访问半岛社区!请[登录][注册]

查看: 14454|回复: 5

[潍坊] 高密东北乡旧事-----过蹇年 李景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5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发生在民国初期的高密东北乡。


高密东北乡的人常说:好过的年,难度的春。这东北乡的土地是黑的,粘的。涝雨天,人一脚踏下去都拔不出来。这里的地低洼,蛟龙河几乎年年发漂水,庄稼十年九不收。这里地广人稀,土地肥沃,收一收就能吃十秋。但如果老天爷睡迷糊了,连续十年不收呢?那就惨了!只有过蹇年了。家里早就没粮了。王友德看着饿得眼都睁不开的妻儿,咬了咬牙做出了败家的决定:卖地!天越来越暖和了,王友德的心里却是哇凉哇凉的。披上了夹袄,他走到庄东头,面向东北方,直挺挺地跪了下来。那里,有他家的十亩地,祖传的宝地啊!那里,有他家祖坟,那里,埋着他的爹娘......“儿忤逆啊,儿败家啊!”一滴浊泪,挂在他的脸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祖传的那块地据风水师们说是凤凰宝地。吴家庄的吴魁圣老爷子早就看好了。寒食那天上坟归来,路上碰到了吴家的老不死。老不死锅着腰,腆着脸,问他卖不卖地,说一石高粱一亩地,很公道的。王友德白了他一眼:“你怎麽不去做好孩子”?好孩子者,高密话,土匪也。买卖告吹。都怪蛟龙河的龙王坏了良心,连着好几年的秋天都发了漂水。往年,秋上发大水,淹了庄稼可淹不死高粱,可去年大水后,不知从哪里飞来了漫天的麻雀,落到红红的高粱头上,可着劲地吃啊,祸害啊。乡民们敲锣吓,火枪打,可高粱减产的结局,只怕连村南头庙里的关老爷也改变不了。过了清明,这日子更难熬了。在这青黄不接的季节里,你就是玩艺再大,没有高粱米,你能变出一碗高粱饭来?

     牙硬当不了饭吃。“王友德啊王友德,你混啊!为什么当时你就是不答应那老不死的呢?现在拿热脸去碰冷屁股,能有好吗?”王友德肠子都悔青了,其实他的肠子本来早就绿了——今早上他只喝了一碗柳树叶子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吴魁圣老爷子在夏庄那里有百十亩上坡地,那上坡地可是旱涝保收的,金贵得很。老爷子少时跟新赵庄的郭老夫子念过私塾,人精着呢。他家雇着人,开着油坊,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红火。当王友德赶到吴家时,正是日上三竿。很巧,吴老爷子在家,他坐在自家门前,面前摆了个棋盘,正在玩象棋残局。

    “吴叔,我来了。”王友德低着头说。吴魁圣头没抬,没有答应。眼睛只是盯着棋盘,许久,飞马卧槽......吴老爷子搓着手,嘴里念念有词:“你不是能吗?我站在城头观风景......”猛抬头,像突然发现了王友德,大声说:“哎哟!大侄子来了,有事吗?”“叔,我来卖地。”“好啊,九斗一亩。”“你,你......”王友德掉头就走。王家卖地,整个东北乡的人都知道了,但大家问得多,真想买的一个也没有。于是,王友德一次次去吴家,可老不死出的价一次比一次低,每次都击穿了王友德心中最低的心理价位。这一来一往,转眼就大半月下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促使王友德不惜代价卖地的原因,是王家出事了:最小的闺女饿死了。高密东北乡旧俗:夭亡的孩子是讨债鬼,不入祖坟,不入土,扔在野外被狗吃。那天下午,王友德把女儿尸体抱到了西舍坟茔,把女儿放在地上,他蹲在旁边,看着孩子。孩子的身子瘦瘦的,孩子的脸煞白煞白的,孩子的头发散乱着,细细的,黄黄的。一阵风吹来,一绺乱发挡住了孩子的脸。王友德跪在地上,双手在地上抠了起来......站在那沾满血的小土堆前,王友德面朝西南,大声喊起了高密东北乡的丧歌:儿啊,上西南,宽宽的大路,长长的宝船,平路上骑马,遇水坐船,难处你使钱。那一天,全高密东北乡的人都听到了一声旱地雷,傍晚时,西南角的天边有一朵镶着金边的云......

    第二天,是高密集。当王友德流着虚汗来到吴魁圣家时,老头子赶集去了。直到傍晌午时,老头子也没回来,王友德就在吴家干等着,不是他不想回家,连日肚里无饭加上昨天的大悲,他没有回家的力气了。那一天,吴家蒸干饭,就是蒸小米饭。厨子把淘米水倒在桶里,王友德看见淘米水混混的,于是就对厨子说:“大哥,我可以喝口吗?”厨子给了他一个破碗。两碗汤水下肚,王友德精神头明显好转。久等不见吴老头,王友德怏怏离开了吴府。
   
     走在周官河上,望着滔滔北流的河水,他想:我这么跳下去,尸体顺着这河水往北,就去了北海了吧?此时已是小满,布谷鸟在远处叫着:布谷,布谷。这声音传到王友德的耳中,他仿佛听到他娘在喊他乳名:狗啊,狗啊......爹娘的坟埋在他家的地头上,只为了省地,小小的一个土堆。清明上坟压的坟顶纸还在,爹娘的坟上又长青草了......他抬头,忽然一震:他发现,地里的麦子已经长穗子了。他走过去,摘了一穗麦子,扒开一看,麦子已经半粒了,剥一颗放在嘴里,甜甜的......王友德回头扑到爹娘坟上,泣不成声:娘啊,娘......

     当即,王友德割了一捆嫩麦子捎回家,放在豆腐磨上磨成糊,放在锅里煮熟后,一家人喝了起来。王家的人和地都保住了,后来这种食品在高密东北乡被称为“嫩炖”。

    在高密东北乡,啃青是被禁止的。但老人相传:嫩炖可救命。
  
[发帖际遇]:一个袋子砸在了 读书耕田 头上,读书耕田 赚了 4 威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作者:李景林,山东省高密市东北乡新赵庄人。1985年毕业于高密一中,现居于淄博市周村区。高级工程师,淄博市周村区第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政协委员。酷爱文学, 有多篇论文在省市级刊物发表。
[发帖际遇]:读书耕田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2 威望,偷偷放进了口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6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forum_sitemap home_sitemap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B2-20041045  增值电信许可:鲁B2-20050018  Powered by Discuz! X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