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id="sg">
搜索

欢迎访问半岛社区!请[登录][注册]

查看: 22480|回复: 1

逍遥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5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缘起
  海平天阔,鱼跃鸥升。
  甬东普陀岛西南侧一岸,斜林微露,阡陌小径。不远处,一名灰袍男子缓缓而来,骑驴闲走,不时拨弄着黑驴双耳,显得好不惬意。
  但瞧那人一身长袍,青丝如雪,微微泛黄,就连他脸上双眉、长须也尽显花白,似是有耄耋之龄。可再看他面色红润,犹如血玉,双眼中神采奕奕,泛起精光,仙风道骨,全然没有半点老态龙钟之象,也不知他究竟年岁几何。
  而他脚下那黑驴却是低首而行,两眼半睁半闭,没精打采得紧。那白发道人见了,左手挑起一个歪头柺棍,轻打黑驴后蹄,笑道:“好啦,老朋友,打起点精神来咯,再走几里路就应该能瞧见人烟了。”
  谁知那黑驴仅是懒叫几声,依旧是不紧不慢地迈着小步,丝毫未有理睬之意。白发道人爽朗而笑,口中轻哼起一曲无名小调,声音虽小,却是余音不绝,久久回荡在途经的山林之间。
  果不其然,一人一驴行了约莫三、四里,岸边已是稀稀落落地坐落了二、三十户人家。这岛上居民大多皆以捕鱼为生,此间又正值午后,家中年轻力壮的男女早已出海劳作,只留下老人小孩在屋外补网,也有不少孩童在海边玩水嬉戏,不知疲倦,甚是热闹。
  唯独有一名男孩,一人坐在路边,手中握着两个杂草编成的玩偶,来回摆弄,口中还不时念念有词。
  白发道人见此,心生好奇,当下翻身落地,缓缓走上前去,俯身叫道:“小兄弟,你好啊!
  那男孩被他这突如其来的问候似是吓了一跳,不自觉地起了身,将手中玩偶藏于背后,瞧了白发道人两眼,轻声道:“道长你好……”
  白发道人不免一笑,问道:“请问小兄弟,这西江寺要如何去得?”
  男孩见他笑态随和,心中也略有消去疑惑,亦是笑了起来,指着身后东北方向道:“沿着这条山路再走上十几里,上山穿过紫竹林便是西江寺了。”
  白发道人瞧这男孩十二、三岁,眼下却是独自玩耍,转头又瞧了瞧海边追逐打闹的诸多孩童,不禁问道:“小兄弟怎么不下去跟他们作伴?”
  男孩听罢,脸上稍显得有些黯然,从身后拿出两个草编玩偶,低头拨弄,轻声道:“我身子一直不好,阿东、阿强他们都不愿意跟我玩。”
  白发道人又仔细打量了他几眼,只见这男孩脸色青白,眉宇有一道黑气若有若无,应是体弱气虚之象,当下也不多问,便道:“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
  男孩一字一句地缓缓道:“我叫魏玦,魏国的魏,玉玦的玦。”
  白发道人闻言,不禁暗忖道:“此子姓名倒是有些学问。”
  他正想间,却听魏玦开口问道:“那你也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白发道人淡淡一笑,将手中柺棍一斜,道:“贫道方雪鸢。小兄弟,多谢指路,你我就此别过。”
  魏玦方想开口询问,但听得身后忽地响起一阵柔弱的呼唤声。
  “玦哥,玦哥!”
  魏玦当即回首,只见不远处一名素衣女童,正向此间缓缓走来,脚下步子跌跌撞撞,似是十分吃力。
  魏玦见此,脸色蓦地紧张起来,忙转身对方雪鸢道:“道长,我……”谁知方才那山路上已是空无一人,他扫视四周,也未见半个人影,那方雪鸢竟是如同鬼魅一般,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不免令他心底一怔。
  此时岸边那女童已是赶了上来,但瞧她柳眉玉鼻,檀口杏眼,年纪虽小,却是长得标致,只是她面无血色,双唇煞白,显得弱不禁风。
  女童瞧着魏玦,轻声细语道:“玦哥,你怎么了,对我不理不睬的,是不是又在生阿彤的气?”她言语间气息混乱,如此寻常的话便是说了许久。
  魏玦看她神情疲惫,忙道:“阿彤,不是叫你以后别跑这么急么,怎么还这样,万一犯病了怎么办?”
  阿彤看得魏玦面色紧张,白皙的小脸上微微涌上一丝血色,柔声道:“好啦,玦哥,阿彤知错啦,你就别再生阿彤的气了。”
  她说着,右手从衣袖里掏出一包事物,“哑娘早些时候给我做了一些酥糕,阿彤就想跟玦哥你一起吃。”
  魏玦见此,没好气地弹了弹阿彤的前额,嗔道:“你呀你,身子不好还这般调皮,以后长大了呀,看谁还敢娶你。”
  阿彤闻言,只是低头傻笑,没有说话,一双水灵的大眼却是不时地偷瞄着魏玦。
  眼下几近酉时,天边渐起一抹淡红晚霞。两人当下在路边相邻而坐,吃着那酥糕,你一言我一句地聊了起来。
  “玦哥,刚才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我找了你好一会儿呢。”
  魏玦听罢,心里陡然回想起方才那奇怪的白发道人,便道:“对了,阿彤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先前我本来是坐在这儿一个人玩你送我的‘铁头将军’,谁知道忽然来了一个老道长,问我北面的西江寺如何去,结果我一回头跟你打招呼的时候,那人一下子就不见了。”
  阿彤双眼瞧着魏玦,听到此处,神色蓦地一怔,随后却是“格格”笑了起来,道:“玦哥,你怎么也学得跟阿东哥一样,开始喜欢骗人啦。”
  魏玦满脸正色,忙解释道:“我哪有骗人,真的……”
  阿彤未等他说完,嫣然道:“好啦好啦,玦哥,阿彤心里明白的,你可能会骗其他人,但是你是绝对不会骗我的。”
  魏玦听得这话,心底不禁涌上一股暖意,亦是傻笑起来。
  阿彤满是欢喜地瞧着他,忽然想到什么,从脖颈处取下一条黑绳,其上挂着一个外圆内方的铁饰,塞到魏玦手中,害羞道:“玦哥,给。”
  魏玦奇道:“这是你随身戴的东西,怎么给了我?”
  阿彤低着头,轻声道:“哑娘让我从小就贴身带着,想来是带来好运的东西。我……我想送给玦哥你,想你以后都能平平安安的。”
  魏玦脸上一红,瞧着阿彤羞涩的神色,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在怀里翻出一串五彩贝壳,系在阿彤的腰上,笑道:“这个是前几日娘亲给我做的,我也把它送给你。”
  阿彤低头对着那串贝壳瞧了又瞧,对着魏玦开心地笑道:“玦哥,这个真好看。”
  恰在此时,魏玦只觉眼前什么事物一晃而来,重重打在前额,继而跌落在地。虽说不甚疼痛,可这起落太过突然,令他口中不自觉地叫了起来。 

发表于 2017-7-30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forum_sitemap home_sitemap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B2-20041045  增值电信许可:鲁B2-20050018  Powered by Discuz! X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