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id="sg">
搜索

欢迎访问半岛社区!请[登录][注册]

查看: 1769|回复: 0

[评论] 乱世才女蔡文姬的诗与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1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后汉书》中的蔡文姬
蔡琰,陈留蔡邕之女,字文姬。《后汉书·列女传》载:“(文姬)博学有才辩,又妙于音律。适河东卫仲道。夫亡无子,归宁于家。兴平中,天下丧乱,文姬为胡骑所获,没于南匈奴左贤王,在胡中十二年,生二子。曹操素与邕善,痛其无嗣,乃遣使者以金璧赎之,而重嫁于(董)祀。”由此,后世流传蔡文姬的故事梗概得以成型:蔡文姬于乱世为胡所掳,归于左贤王,生育二子,后得曹操相赎而重返汉地。
微信图片_20170721090511.jpg
二、《悲愤诗》非述己身
《后汉书》蔡文姬传文后附其“感伤乱离,追怀悲愤”之《悲愤诗》二章,今人多以为《悲愤诗》乃蔡琰自述身世的“自传体”作品,实非。
QQ截图20170721090503.jpg
  《悲愤诗》第一章可分为三部分。开头四十句为第一部分,叙写董卓部下滥杀百姓,掳掠妇女财物。其中
平土人脆弱,来兵皆胡羌。
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
斩截无孑遗,尸骸相牚拒。
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
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
  所述与董卓部下暴行相符。蔡琰乃陈留大族,董卓入朝当权,蔡邕因名重天下而得到董卓的敬重和提拔。蔡邕无子,当时虽然仓猝入朝,也极可能携爱女文姬一同;即使文姬未随父入京,董卓的部下亦决不至于胆敢公然劫掠名满天下、当时正受董卓宠重的公侯之女。那么,蔡琰不在诗中所述遭难妇女之列,当无可疑。但董卓部下劫杀淫掠陈留的暴行,蔡琰当有目睹或耳闻,于是她用悲悯哀伤的笔触记下了这令人碎心断肠的情景。
  第二部分次四十句,叙写被掠妇女不习惯边荒之地的生活,思念父母家乡,期盼着能早日回归故里。且因羁留时间长,有些妇女已育有子女,当侥幸有亲人来接时,又要面临骨肉分离的痛苦。尤其幼子的泣诉,至真至切,令人动容。关于这一段内容,通行的看法是写蔡琰在南匈奴的生活及被赎回时的情景。但结合前面的分析,此部分所写当是被董卓将卒劫掠到西部边地的妇女。董卓久处羌中,中平元年因功封为斄乡侯,西部羌胡地区才是他的大本营。这些被掳的女性,倍受奴役的苦辛,若有亲人来接,实属侥幸。蔡琰的诗,正是要反映战乱加予广大妇女身心之上的无限痛苦与哀伤。
第三部分叙述侥幸得归的妇女归途中的感伤和回家后的凄凉。此中所述,乃战争中遭受流离之苦的妇女悲惨情景的典型概括,而非叙写蔡琰自己的遭遇。蔡氏乃陈留大族,蔡邕与叔父从弟同居,三世不分财。灵帝时,蔡邕为议郎,其叔父蔡质为卫尉。蔡氏家族庞大,在朝廷亦有一定势力。蔡邕罹难,未闻累及家属,则陈留蔡氏家族未受大损。蔡琰还家时当不至于“既至家人尽,又复无中外”。另,曹操既顾念与蔡邕旧情而将蔡琰赎回,亦当给予妥帖照顾,定不至于使其“茕茕对孤影”,孤苦无所依。
微信图片_20170721090518.jpg
三、蔡文姬为胡所获,嫁南匈奴左贤王?
据《后汉书·南匈奴传》记载,南匈奴在灵帝中平年间至献帝建安二十一年这段时间里,除单于于扶罗即位之初,因国人叛乱,向汉廷求助而不得,遂趁天下大乱之机寇掠河内诸郡之外,在其他时间里与汉朝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甚至帮助汉朝军队对付董卓余党,翼卫天子。蔡琰若果为南匈奴所掳,最有可能的时间就是兴平二年李傕、郭汜等人攻入长安,董承、杨奉招引白波帅李乐、韩暹、胡才及南匈奴去卑共同对付李傕、郭汜的这段时间。
四、蔡文姬留胡十二年并育二子?
  蔡琰没入匈奴事容或有之,但也不可能归于左贤王,亦不能滞留匈奴太久,更不可能生有二子。蔡琰为名士公侯之女,若与南匈奴左贤王育有二子,那么这两个孩子即为匈奴王子,但不见相关记载,实属可疑。再者,蔡琰所处时代,虽然儒家礼教对妇女的约束尚不严,妇女再嫁尚属寻常事,但流落异族并生有孩子,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以蔡琰这样的大家之女,当不至于将这种事发露于诗作之中。苏东坡言《悲愤诗》“明白感慨”,不够含蓄,实际也包含此意。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范晔误读了蔡琰的作品。范晔之《后汉书》,多采野史、传说入传,其人物事迹多有不相连属甚至扞格难通之处,也多虚假不实之记载,若其将《悲愤诗》看作蔡琰自述身世之作,进而演化出蔡琰滞留匈奴十二年并生有二子的情节亦在情理之中。(以上内容节选自邢培顺《汉魏文学散论》之《蔡琰〈悲愤诗〉非自述身世之作》)
更多:民国文学,文科考研工具书,日本版权引进,少儿国学启蒙读本,齐鲁出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forum_sitemap home_sitemap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B2-20041045  增值电信许可:鲁B2-20050018  Powered by Discuz! X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