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半岛社区!请[登录][注册]

查看: 3146|回复: 0

诸城郑玉甲罹患尿毒症,高昂治疗费用没有着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7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月27日讯 今年20岁的郑玉甲,家住诸城市贾悦镇岳戈庄村,自从2012年被确诊为肾病综合征后,他的学业就因此停滞不前。四年来,受病痛折磨之余,小伙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够尽快痊愈重返学校。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今年4月份,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治疗的郑玉甲再次被医院确诊为尿毒症,一度生命垂危,但苦于家境贫寒,高昂的医疗费用无处筹措,愁坏了他的母亲王学贞。
小伙想捐角膜,盼有人为母养老送终
9月26日上午10时许,记者走进位于诸城市东环路附近王学贞母子租住的平房内,凌乱的桌子上摆着各种各样的药品,郑玉甲正躺在床上,脸色蜡黄,看上去有气无力。看着记者进门,郑玉甲在母亲的搀扶下起身坐了起来,虚弱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最近孩子的身体情况有所好转,能够下地行走了。”其母王学贞告诉记者。
趁着王学贞出去倒水的功夫,郑玉甲告诉记者,从患病到现在四年来,看着母亲为他付出的点点滴滴,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也不知道我的病能不能治好,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想等有一天我走的时候,能把我的眼角膜捐献出去,希望受益的人能够看在这点情面上,帮我为母亲养老送终。”郑玉甲说,“前一段时间去医院的时候,我偷偷地拜托小姨照顾我妈,没想到让我妈听到了,哭了很长时间,现在我都不敢当着她的面说这种话了。”郑玉甲说。
没钱住院治疗,只能在家靠药物维持
据王学贞介绍,1999年,因为一些家庭原因,她与郑玉甲的生父离了婚,当时郑玉甲不到三岁。同年,经亲戚介绍,她认识了现在的对象,随后登记结婚,但自2012年儿子患病之后,双方的关系恶化,她就带着孩子出去租房度日。
2012年10月,刚刚就读高二的郑玉甲突然出现了全身水肿的情况。“我带孩子赶紧去医院做了检查。”王学贞说,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郑玉甲的尿蛋白严重超标,被确诊为肾病综合征。“眼见孩子生病,我就给他办了休学。之后就带着他四处求医问药,但疗效并不显著。”
“今年3月份,孩子的病情再次恶化,到医院一检查才知道,因为前期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治疗,孩子的病已经发展成了尿毒症。”王学贞说,入院半个月之后,因为无力承担高昂的医疗费用,她只能将孩子接回了家中,除了每周去医院做三次透析外,其余时候只能靠药物维持着,一直坚持到现在。
为筹措医药费母亲瞒着儿子出门乞讨
记者了解到,因为种种原因,郑玉甲并没有缴纳新农合,在他患病的4年时间里,已经花费了20多万元,而这些费用,除了王学贞自己的一点微薄积蓄外,大多都是靠亲戚帮忙凑的。目前郑玉甲除了每周的透析外,还要口服药物并进行各项检查,一个月就需要近万元的医药费。“现在还欠着医院好几万元呢,亲戚都被我借怕了。”王学贞说。
“医生说要治我儿子的病,目前只能换肾了,但是这费用我们承担不起。”王学贞说,自从儿子患病后,积蓄都花光了,现在连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为此,她经常瞒着儿子出门乞讨。“有时候会碰上些好心人,但更多的时候会被人误认为是骗子。”王学贞说,“我就是怪自己没本事,挣不来钱给孩子治病。”说话间,王学贞几度落泪。
如果有市民想帮助这对可怜母子,可拨打王学贞电话:1556464983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forum_sitemap home_sitemap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B2-20041045  增值电信许可:鲁B2-20050018  Powered by Discuz! X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