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id="sg">
搜索

欢迎访问半岛社区!请[登录][注册]

查看: 1441415|回复: 1622

实录向青岛人社局投诉维权过程 答复拖拉就像一场持久战

   关闭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1-19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1980年入厂的国企职工,单位在改制时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告知待岗在家的本人,也未依法办理签订劳动合同,自谋生路。2001年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停止缴纳劳动保险,既未履行任何合法手续,亦不执行政府关于4045人员的相关政策,致使2010年到年龄不能正常办理退休。
    第一次投诉: 我于2011年1月21日到城阳劳动监察大队投诉,其队长刘某态度冷漠生硬,不是想办法给老百姓解决问题,而是睁着眼说瞎话,一会儿说企业管理不善 将劳动合同丢了,一会儿又说企业管人事的换人了......,语无伦次,是非颠倒,无任何正当理由,拖着不办案。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7-17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楼上的回复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6-14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干人事的政府共公务员~~~~~~~~~~还是制度出问题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19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1月,记得是一个寒冷的日子。
    我裹着面包服,顶着刺骨的寒风,独自一人从老市区转乘502路车,历时一个多小时到达城阳。一路打听,找到城阳人力资源劳动保障局。
    带着证据,首先来到二楼劳动监察大队投诉单位违法的事实。
    推开门,看到一位胖男士,我说明来意,他问明了单位的名称,沉吟一会儿,说应先到一楼大厅填表,  我便匆匆来到一楼大厅,直冲门的那个窗口,说明情况。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士,态度冷冷淡淡看完证据,说不属劳动监察,应到楼上的劳动仲裁办理。懵懂中,我又匆匆地找到四楼的劳动仲裁部门投诉。
    进门见有三四位男士在,我把情况说明,他们要了证据及身份证号到网上查看一番,然后你一言我一语,异口同声开始推脱,先说时间长了不好办,还找出了不着边的文件,又说不属劳动仲裁范围等等(忽悠的水平真的很一般,连最初不懂潮水的我都看出了破绽。并隐约感觉其后已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在操控,,,)。
    后又被推到劳动监察,再次见到胖男士,还有一位刘姓男士,我手持证据问他们怎么办,又再次被推到一楼大厅。
    这样反复几次,进入大厅,时间已近11:30,年轻的女士无奈而又恼怒地递出一张投诉表。
    在填表的过程中,大厅里的一位男士不断地催促快点,意思是吃饭的时间到了。
    鉴于他们毫无顾忌的“精彩”表现,我想到问题蛮复杂的,于是暂时放弃投诉,离开了大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19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经过了几天的咨询和思考,约一个星期后,我再次来到城阳。
    还是裹着面包服,顶着寒风,乘502路车到达城阳劳动监察大队。
    这次我是直奔一楼大厅那个冲门的窗口,还是那位年轻的女士,我说明来意,她极不情愿但又无奈的再次把投诉表给我。
    这次我把详细的情况填写清楚,要求单位补缴因企业改制无故停交的劳动保险,和所欠按政策当发的工资,依法办理退休(还好这次没受到任何阻挠)。
    交上投诉表,我舒了一口气,转身离开大厅(回望那高悬的 --城阳人力资源劳动保障局--几个大字,感慨良多)。
    接下来该进入执法程序了,耐心等待吧...
   
    然而现实往往不是按常规出牌,接下来的维权之路出乎意料,容我慢慢道来...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19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子一天天过去,2011年2月下旬。
    接到城阳劳动监察大队一位张姓男士的电话,让带着材料去城阳。
    天气仍然寒冷,乘502车来到城阳劳动监察大队,大约九点半左右。
    这次见到的是队长,姓刘。
    刘队长是一位约40岁左右的女性,留着短发,身穿黑白相间的近似披肩的格上衣。
    见面打过招呼,随她进入其办公室。
    这是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约二三十平米,洒满阳光。进门右边是一个单人床,铺着素花床单干净整洁。宽大的办公桌靠近门对面的窗户,上面堆满了资料。
    隔着办公桌相对而坐,我把所带证据呈上。
    她略看一下,推给我。
    不屑一顾地说,她亲自到单位监察了,单位说没合同,没这么个人。
    我诧异,说,你再看一下证据,把你们到单位监察的书面资料给我看一下,可以吗。
    她不置可否,含糊其辞,而且态度变得恼怒起来。
    又仔细看了一下证据说,你们单位管人事的换人了,合同找不到了。
    我指着证据问怎么办。
    她开始大声叫着我的名字,吵架式地说,根据---山东省工资...什么什么条例---你这事没办法。
    我说,你把文件给我看一下。
    她楞了一下,开始煞有介事的在桌上乱翻一气,没找到。
    接着让一直坐在床边的张姓男士去找。
    过了几分钟,张回来说没找到。
    她又说可能是XXX在仲裁开庭用(仲裁庭并无开庭的)。
    ... ...
    接下来她态度又变软说,要不你进行劳动仲裁吧。
    我说,开始我要劳动仲裁,你们千方百计的阻挡,现在我依据事实证据投诉了,你们又要我去仲裁。
    我仍然坚持,你先把你们监察的书面结果给我看看再说。
    她始终不理这个茬。
    在谈话过程中,她态度傲慢,对投诉者说话居高临下,拍桌子喊名字,像审犯人。
    这就是百姓的父母官?
    我可是有证据有事实的投诉啊。
    时间持续约有一个半小时。
    意识到她根本没有诚意解决问题,一味袒护违法企业,而且态度一直像在吵架,我起身准备撤离。
     
    环顾那洒满阳光的屋子,很惋惜:这样好的办公室,是应该由那些为民做主的领导来用才对得起它。
    出门下楼梯时,她紧走几步赶上说,你还是劳动仲裁吧,对你有利。-----能相信她吗?
    第三次去城阳劳动监察大队,无果而返。
    递交投诉书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19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3月4日的青岛,春寒料峭,乍暖还寒。
   天气晴朗,我身着长面包服,九点之前,赶到青岛市贵州路69号。
   参加青岛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大接访”。
   进入大门,是一个大厅。
   右边有十多个工作人员正在忙碌,摆桌子理椅子。
   前面一溜五六张长桌,相对着大厅的左边而排。
   有工作人员开始入座。
   我被引入一张空桌前坐下,等待。
   我的左右各有一名上访者。
   此时有工作人员三三两两地坐在后排,
   也有站在两边的,约二十人左右。
   规模不算小,看起来重视程度比较高.
   等待期间,注意到一个小巧身着长裙的女士,穿梭其间。
   此时,只见她与两个男士一高一矮窃窃私语。
   后俩男来到我桌前,高个坐下。
   他脸色白净,架一副眼镜,样子看上去很斯文,二十多岁。
   先给了一张投诉表,后问投诉原因。
   我说明原因,并将手中的证据递上。
   他略一看说,你要到城阳劳动监察大队仲裁。
   我将去城阳的经过略述一遍。
   听完后,他愣怔一会,后开始左右忽悠,你说东他说西。
   一会儿说没有劳动合同,一会儿说属地是城阳。(详情前面有述)
   态度蛮横,胡搅蛮缠。
   和城阳劳动监察大队女队长的态度,如出一辙(难道,,,)。
   和他斯文的模样,大相径庭。
   如此僵持二十多分钟。
   我流下了悲愤和委屈的眼泪。
   (他们是秉公执法的公务员?)
   证据在他眼中只是一片浮云。
   投诉变成了争吵,很无聊。
   接下来
   我坚决要求见“大接访”的主角---主管劳动监察的曲副局长。
   工作人员让等会儿。
   不经意间,高个男悄然退下,无影无踪。
   此后再没有出现,临时的?
     
   面见曲局长... ...充满期待和希望(公平公正,阳光执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19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约过了一刻钟,被告知可以见局长了。
沿着大厅右侧,直往前走,有个门。
这是一间百平米左右的房间,好像是个培训室。
门对面是一排窗户,阳光洒满房间,温暖明亮。
窗前是一排长桌,工作人员背窗而坐。
局长居中,左右各有五六人,男女相间。
局长微胖,面容和蔼慈祥。
有道是:大官好见,小X难缠。
局长满面笑容,热情地伸手相握。
落座后,局长询问事由。
我再次将证据呈上。
局长看罢,问城阳劳动监察是怎么处理的。
我又将去城阳劳动监察大队投诉的情况略述(前有述)。
局长又问了单位的情况。
如实回答。
左右人员传看了证据,提出相关问题,
如待岗证年检啦
单位改制时为什么不通知啦
怎么无故停交保险了
...
一一做了回答。
这个过程约有半个小时。
最后局长看着证据说,投诉书填了,证据也在,
你先回去,我会尽快给你个答复的。
局长终于发话了,这可是掌管着青岛市近800万人口劳动监察的局长,可以相信。
人常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相信局长。
对局长的亲自接访比较满意。
收拾起证据,装入包内。
和局长握手告别。
我信步走出房间。
看见那个穿长裙的小巧女人,依然坐在大厅。
出了大厅,外面阳光灿烂。

接下来的处理方式,也是出乎意料...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19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多天后,打青岛市人社局办公室电话85911280
一位女士接。
我说你好,我参加了局长大接访,
想问一下,十多天过去了,局长有答复吗。
答曰没有,声音粗壮。
我问你贵姓。
回答匡某。
我说麻烦你转告一下局长,尽快给个答复,谢谢。
之后,城阳劳动监察大队的女队长来电话
首先就以前的态度道歉,
而后又说劳动合同找到了...
语无伦次而又语气轻松。
看来睁眼说瞎话对她来说是常态。
这份杜撰的劳动合同随着她办案的的需要,
在她嘴中时隐时现
姑且先听之,
后来事实证明她的道歉只是权宜之计,
没有诚心...
继续等待‘大接访”曲局长的答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19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星期后,打青岛市人社局办公室电话85911280,匡某接,说正在协调中。
等待,但无回信。
2011-03-28 打青岛市人社局办公室电话85911280 ,一名男士接。
询问局长有无答复。答,无答复。
态度粗劣称,爱找哪找哪。
我继续坚持,要求告知曲局长的电话。
男答,局长不是你能找的... ...
几天后,再打青岛市人社局办公室电话85911280,匡某接,说等给回话。
之后,接到城阳劳动监察大队女队长电话,
说给发了快递,
???
此时,我在城阳劳动监察大队的投诉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天。
2011年4月2日,收到快递公司电话。
我没有签收。
之后,
2011年4月7日,再次收到快递公司电话。
仍没签收。
鉴于她过往的表现,真的不能信了。
---继续等待‘大接访”曲局长的答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19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后,几乎每个星期打一次
青岛市人社局办公室电话85911280
基本上都是管信访的匡某接,
她咬定“大接访”不是信访,
胡搅蛮缠,声音冷漠无情,
并要求我学习什么什么--信访条例,
真让她打败了,难道我要成为政策专家再投诉吗?
我坚持要求接访的曲局长,
依据政策法律,
依据事实证据,
给个书面答复。

(依据市政府的当时部署:力求“第一时间、第一地点”解决好群众的合理诉求。
各有关部门从群众最直接、最关心的利益问题出发,积极认真地开门接待上访群众。
对能够当场解决的,做到了当场解决;
对不能当场解决的,落实领导包案制度,
实行接访首问负责制,
严格按照“谁接访、谁负责,谁包案、谁负责”的原则,
首接领导采取全程参与案件的调查、协调和处理,
直至“案结事了”。)

不知道匡某——主管信访
是否学习了市政府的文件。
如果她是曲局长的代言人’
如果学习过了,
那么,她以的“大接访”不是信访来搪塞,
就是在公开的愚弄百姓。

---继续等待‘大接访”曲局长的答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19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子一个星期,一个星期的过去,
期间,还是每个星期打
青岛市人社局办公室电话85911280
管信访的匡某女士接,
态度依旧的冷漠,粗着嗓子
不是让我学习什么--信访条例,
就是说让再找市劳动监察大队
... ...
“大接访”该给的答复
她搁置不提,
投诉似乎成了吵架。
那边城阳劳动监察大队的女队长
一会说没有劳动合同,一会说合同找到,
她们俩一唱一和,配合默契。
忽一日,
记得是2011年8月的一天
城阳女队长,
发一短信,
说,“劳动合同解除报告书”找到了。
(真惊了,来不及了??)
这次,我告诉自己不能晕了,
有了女队长杜撰的“劳动合同”,
再杜撰一份“劳动合同解除报告书”
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希望女队长将这两样东西保存好)

说来很困惑,我与她们二人
素昧相逢,无冤无仇,
她们不顾法律法规,
将政府的公信力弃置一边
左右忽悠,拖延不办案,
甚至连一纸的书面答复都不给
这胆量和动力来自哪里?
我是没看懂... ...

---继续等待‘大接访”曲局长的答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forum_sitemap home_sitemap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B2-20041045  增值电信许可:鲁B2-20050018  Powered by Discuz! X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