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id="sg">
搜索

欢迎访问半岛社区!请[登录][注册]

查看: 6456|回复: 3

[济南] 酒 态 ●杨福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3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杨福迅,男,出生地山东省高密市阚家镇新民官庄,1986年从高密四中毕业后考入华东政法学院经济法系,法律硕士。高密市作家协会顾问、高密市诗词楹联艺术家协会顾问、《红高粱文化》总编。工作之余喜欢写作,在新华社《内参选编》《人民日报》《人民司法·天平》《大众日报》《青年思想家》等各类报刊发表文章数百篇,先后出版《倚剑走天下》《不屈的红高粱》等书,其中《不屈的红高粱》由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题写书名。
十几年前,酒还是可以随便喝的,所谓“酒杯一端,政策放宽”,哪管什么中午晚上。如果一个男人两天还没下去“市”,连自己的老婆都瞧不起。无人请客,说明你没有地位,没有用处。酒局多,喝酒的人多,喝的酒也多,于是就有了各种各样关于酒的趣事,各种各样酒和人的囧事。鉴于那个年代已渐行渐远,特收录三则小故事,供今人玩味。

1
酒鬼论酒

我当时在研究室工作,单位组织文与字比赛时,收到了一篇来稿--《论酒》,字迹潇洒飘逸,论述生动深刻,总体质量上乘,一看就是行家出手。

我把获奖作品贴到大厅之后,还没离开,有一女士读后尖刻评曰:酒鬼论酒!

原来,作者为隋兄,确是一个深爱杯中物之人,中午喝得两眼通红,常趴在桌上睡觉,下班时间一到,马上双眼放光,直奔酒局。极有才,记录速度快,字迹好,概述语义准确,所有卷宗封面自然由他承包,文章也见功力。又为人豪爽,交友甚广,大局三六九,小局天天有。以至于脸泛红不褪,后来就发紫了。

隋兄在《论酒》中先是简述了酒对人有用的一面,然后笔锋一转,重点揭露了酒的危害。大概由于是自己的切身体会,所以极有生活气息,什么“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什么“喝得老婆背对背”,人们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不喝不喝又喝了,喝着喝着又多了,多了多了又醉了,醉了醉了又醒了,醒了醒了后悔了,然后下决心不喝了”的在酒场中苦苦挣扎的男人形象,文中透出的是对酒的深恶痛绝。

有人评论道:看这架式,是准备戒酒。

马上有人断言:不可能。

几年后,隋兄查出患上了肝病,无奈戒酒。

休养一段时间后,隋兄发现身体并无异常,开始试探着喝一杯啤酒,慢慢到了一瓶。发现啤酒终究不能过瘾,最后还是端起了白酒,自嘲曰:“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天在何方!”

中年,卒。

憾。

2
又不是不能喝

阎局长,离任之后到政协干了部委主任,基本就是闲职。

继任者陈局长上任后,晚上招呼班子成员和中层负责人聚餐,特意安排手下把老局长拉来,并让为主宾。

阎局长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大背头梳得一丝不苟,官相十足。陈局长尽管身材矮小,却是目光锐敏,精明过人。

陈局长向右歪过头去,亲热地和阎局长说:“我特意从家里带了二瓶珍藏了多年的茅台,我和您好好喝一杯。今后咱局的工作,还得靠老局长多多支持。”

阎局长心里很是受用,嘴里却谦虚道:“哪里哪里,你在重要乡镇干过多年党委书记,管理一个局是大材小用了。”

陈局长没有接话,坐直身子向办公室贾主任喊道:“还不快给老局长倒酒?”

贾主任拿着酒瓶子走了过来,问阎局长:“给你倒满?”

阎局长习惯性地捂住了面前的酒杯:“我酒量不行,少倒。”

“我不会给你倒多了。”贾主任口气很是生硬。

果然,粘稠而降的茅台酒只盖住了二两半杯子的杯底。

“局长,给您满上吧?” 贾主任弯着腰,恭敬地对陈局长说。

“嗯,给我满上。今天第一次和局里的同志们喝酒,我们一定喝个痛快!”陈局长豪爽地一挥手。

“好!”全桌除了阎局长外,都热烈地鼓起了掌。

原来,这是一个实权局,在社会上用处很大,请客的很多。阎局长在任时比较喜欢端着,心里明明很想喝酒,酒量也大,却乐得享受被别人劝着喝、捧着干的快感,惹得下面的人心里很是不爽。

陈局长在乡镇摸爬滚打多年,对市里有关领导、各局一把手的情况自然是洞若观火,上任时信心满满。

酒过三巡,高潮渐起。众人纷纷走到陈局长身边,轮流敬酒,表决心的调子一个比一个高。

阎局长眼睁睁看着散发着浓郁酱香的茅台酒一次次倒进别人的杯子里,喝进别人的嘴里,心里恨不得伸出一双小手,把酒瓶夺到自己怀里。慢慢地,他发现自己的位置有些碍事,便向旁边退了退,彻底脱离了这个曾经以自己为核心的圈子。

半醉半醒之间,陈局长从人缝里瞅了一眼落寞的阎局长,望着紧密团结在自己周围的手下,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句:“今天这酒,喝得好!”

阎局长第一次头脑清醒地回到家里,闷闷地把自己关进房间,伸手打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下贱!今天又不是没有好酒,又不是不让你喝,你又不是不能喝,下台干部了,还拿什么架?”

末了,习惯性地训了句:“下不为例啊。”

憨。

3
来,我敬你杯

吾师兄姓甄,圆脸眼镜,嘴带笑意,性情中人,淡泊名利,唯好交友,好喝酒,好喝好酒,好豪饮,挂在嘴边的名言曰:茅台是好酒。最高理想为:把世间俗事关在门外,一个人躺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饮一小口茅台,边往嘴里扔几个油炸花生米,悠哉游哉。

某日上午,决定下午赴高密公干,因素知当地红高粱酒的厉害,自忖晚上少不了一场恶战,犹豫再三,决然推掉了中午的两个酒局,打电话给嫂夫人:“中午回家吃饭。”

对于甄师兄来说,不回家吃饭是惯例,回家吃饭是特例,所以必须预先通知,否则不会准备他的饭。

嫂夫人一听,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喜出望外,遂提前下班回家,精心烹饪了四个小菜,待甄师兄一回家,便端到了桌上。

甄师兄一看,眼睛顿时亮了,情不自禁地搓了搓手:“这么好的菜,没有酒做陪真是太可惜了。”

转身找出一瓶多年舍不得喝的茅台,嫂夫人制止道:“不是晚上还有事吗?”

甄师兄故意看了看标签:“这瓶酒时间不短了,再不喝就过期了。”

嫂夫人不谙酒事,拿不准茅台酒是否有过期之说。

甄师兄倒出一杯,安慰自己道:“就喝一杯,误不了晚上的事。”

一杯下肚,浑身舒坦,茅台酒的醇香在口里绵绵不绝,甄师兄满意地巴咂着嘴道:“今天这酒真好,再尝杯。”

二杯喝下,脸色泛红,汗毛孔开张,身体轻飘,头脑一发热:“管他晚上怎么着,先喝舒服了再说。”

当时楼房客厅都很小,为了显宽,装修时多数会在墙上镶上一面大镜子。

甄师兄一转身,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高兴地说:“哟,你也在这里喝酒?我敬你杯!”杯子向上一举碰在镜面上,只听“叮当”一声脆响,遂豪气地说“我先干为敬。”仰头一饮而尽。

最后,甄师兄晃晃悠悠地拿起了酒瓶子,在耳边用力晃了几次,自言自语地道:“不到一杯了,别留着你看门了。”竖起来就向嘴里灌去……

酣。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8493_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际遇]:读书耕田 乐于助人,奖励 9 威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3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forum_sitemap home_sitemap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B2-20041045  增值电信许可:鲁B2-20050018  Powered by Discuz! X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