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id="sg">
搜索

欢迎访问半岛社区!请[登录][注册]

查看: 2318|回复: 3

[小说] 坎坷相亲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8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坎坷相亲路
算作序
  
  在人短暂而又漫长的一生中,有一些事或人,就注定要被人永远铭记。也正是因为这些令人或忧伤或快乐、或欣喜或感叹的事和给予这些事的人,组成了我们纷扰凌乱的人生记忆,让我们时时的去咀嚼去回味。然而人一生中那么多的记忆,绝大多数是难以用言语或文字来讲述和记录的,我们记叙的只能是那些最刻骨铭心、最耐人寻味的。所以我下面记述的也正是令我今生难以忘怀的,虽然它在我的人生记忆里,是那么的短暂,但却足以令我玩味一生。人类找寻爱有的方法有很多种,相亲便是其中的一种,而相亲并不是一相即中,要么成要么败,成是两厢情愿,败却各不相同,我便是在相亲过程中屡战屡败的那种人,由于我自身条件的不足和有些另类的模样,就使得求得一份爱是那么的艰难,于是我便有了这段艰辛坎坷的相亲路。而相亲过程中,由于我所见过的所有女孩,或者说女人,绝大多数只是一面之缘,彼此间几乎连姓都不知道-----我对她们而言应当也是如此吧,所以我只能依见面时的感觉,给她们起了些古怪的名字,不伦不类的却很形象。
  
  十句词儿十个人儿
  
  开始我的故事之前,我先作个自我介绍。身高,“堂堂七尺男儿”,若按每年长五厘米算,再过两三年就该有七尺了,如今与潘长江当难分高低;体重,“人以上鞍鞒,良驹仍不知”,吾与巩汉林许有一拼;脸型,“昨夜一滴相思泪,今朝方流到嘴边”,我不知道苏东坡的脸有多长,反正我的脸二十多公分;模样,“仲尼有九陋”,我想我比孔子漂亮多了;肤色,“伐薪烧炭南山中”,卖炭翁是熏黑的,我却是自然色;学历,“书到用时方恨少”,真后悔没读完初中,不过还好,最起码能看的懂写的出自己的名字,再说世界上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看不懂的人多了去了,比尔盖茨还没读完大学呢,一样没影响他成为世界首富;智商,“IQ只有75,我靠,你不是傻瓜就是二百五”,歌里唱的嘛我不懂,门萨的测试卷,人家只给了我76,与村口大傻不相上下;家境,“一箪食,一瓢饮,身居陋巷,人不堪其忧..........”,我却没有颜回那么淡定,整日都在为生计而不辞辛劳的忙碌着;事业,“一部单车两个框”,崔永元笔下收废品的收入颇丰,其实收破烂挺好,自己当老板,自己说了算,再说现在就业多难,能有个营生挣口饭吃,就很不错了;未来,“今后的路该怎么走,我的心中一片迷茫”,路遥笔下的加林还是..........,具体是谁我记不太清了。能与这么多名人直接或间接扯上关系,实在不易。
  
  随着光阴的流转,我的唇上颌下,需要一台小型收割机来打理的时候,那颗饥渴的心啊,也开始躁动不安起来,不过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就像我这般模样,一人不敢看,两人拿棍子的主儿,别说跟人交朋友,就是跟人说句话,人家都要敬而远之,唯恐避之而不及,我又何必扒着眼照镜子,自找难堪呢。所以在外闯荡的许多年里,我一直是形单影只孑然一身,但父母看着“年事已高”的我,却有些着急忙火心有不甘的东祈嫂子西求婆,南请姑姨北拜佛,为我张罗亲事,我便在这一次次的兴奋与失落中、跌跌撞撞下在相亲路上蹒跚前行。
  
  贵妃
  
  第一次相亲是令人激动和兴奋的,打了多少年光棍了,谁不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女人啊。从媒人告诉我的那一刻起,我的心跳似乎就加快了速度,整个人像打了激素。能不激动吗,美好的爱情正向你招手呢,必定那是人生另一个美好的开始,等了那么久,盼了那么久,朝思暮想的女人啊,明天就.........那时根本就没考虑过,对方要是看不上我的事,似乎认为只要见了,她便是我的女人了,多么单纯和幼稚啊。
  
  第二天天没亮,我便迫不及待的起来了,先仔细的洗了头,又剃了须,再往脸上刮大白。在今天想来,有一个成语很适合当时的自己,油头粉面,头像刚落胎的羊羔,还没被舔干,脸就像那句俗话“驴屎蛋子下了一层霜”,那啥模样就啥模样。倘在今日,我宁肯打光棍,也不会把自己整的那么滑稽,那么可笑。要不怎么说年轻不懂爱情呢,女孩并不是你把自己整成这样,就能搞到手得,年轻也更不懂审美,啥嘛,可惜那时不懂这些。
  
  中午,骑着脚踏车,跟着媒人屁颠屁颠到了女方家,女孩不错,给我的感觉就如同,仪态万方的贵妃,那么丰满那么美丽动人,贵妃一见我,有些惊恐又牵强的干笑了几声,像躲避怪兽一样,快步进了里间,似乎要是走的慢了,我会把她吃了似地。结果很显然。我却觉得在情理当中,记不得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在一个人眼里,另一个人太过完美,失去了便不觉得可惜”,也正因为如此,我丝毫没觉得多么伤心,多么失落,相反每每想起与贵妃的相亲,心中还会生出一丝莫名的涩涩的甜蜜,初次是多么的珍贵和美好啊。
  
  阿肥
  
  相信阿肥大家并不陌生,第二个与我见面的女孩,便是个胖美眉,我的亲娘来,真不知道人家那身肉是怎么长的,她站着就一啤酒桶,坐着占地约一平方米,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到现在还老觉得她比我矮许多似地。不过当时我到是看中人家了,饥渴难耐的人啊,是不在乎水的甜涩饭的粗劣的,再说自己啥模样,心里还没数吗。更重要的是每天吃干扁四季豆的人,多少来点油腻的,也可以做到膳食平衡嘛。阿肥看了我许久后,对媒人为难的说“姑,这也太不般配了吧”,听她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似乎是有点不合适,倘若我俩真的成了,牵着手走在大街上,很难想象是何等景象,老鹰抓小鸡似地,知道的我们是夫妻,不知道的还会认为是母亲领儿子遛弯呢。只一转念,我又劝慰自己,“人嘛,有啥合适不合适的,只要成一家人了,慢慢就合适了,再说胖好啊,显得富态”。为爱痴狂的心啊,总能找到一种令心理平衡的方式。
  
  我虽然一厢情愿、望眼欲穿,可人家就那一句话“太瘦了,不般配”。回到家媒人告诉父亲“哥,人家闺女嫌咱娃太瘦了,没看上”,父亲是个开明又颇幽默的人“嗨嗨,嫌瘦了,那好说呀,以后我给他多加点料,再好好喂他两年,膘肥了再说,哈哈,”说完哈哈大笑,媒人也笑得两眼是泪前仰后合,在父亲朗朗的笑声中,我分明的听出,是那么的牵强和无奈。我突然的感到了一种失败,作为男人的失败。如今想来,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我们不能结成的原因,胖人只所以胖,是因为他们本就不太喜欢干扁的四季豆,还是喜欢油腻的更多一点,所以他们就胖了,这样说也许没错。
  
  家雀
  
  经过两次相亲失败后,我失落了很长时间,内心也苦苦挣扎了许久,说个媳妇它咋就这么难呢,村里比我们家穷比我丑陋的男孩多的是,他们都能成家立业,而我咋就这么一媳难求呢,唉,偶的命好苦哦,厌烦慢慢在我心头滋生。
  
  当有人为我介绍第三个女孩的时候,希望再一次被点燃,相亲不一定成功,但成功一定要去相亲,带着这份自信与希望,我又一次激情四射的踏上了相亲路。
  
  女孩小巧的宛如一只家雀,不美,只是个平平实实的庄户人,看着她却那样令人踏实,小鸟式的委婉,让人不自觉的心疼,忍不住想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去呵护她去爱抚她。家雀静静在我不远处坐了很久,然后缓缓的对媒人说“婶,我看我们不合适吧”,我知道“不合适”意味着什么,“完了完了完了”,我的内心不由得一阵酸楚,那颗充满激情的心啊,立刻变的空空落落,像一件心爱的物什,即将要被人拿走似的,那样不舍,那样令人痛心疾首。家雀慢慢道出她的顾虑和理由,“我也不是想找个多么俊,多么好的人,我只想找个个相对高一点的”,一脸委屈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你看他,我本来个就不高儿,如果我们俩真成了,那以后有个后人.........”,那么幽怨。她的担心不无道理,你让老鼠和兔子结亲,生出来的只能是鼠兔,再生不出别的啥玩意儿。倘在今日我完全可以理解她,可那时不懂这一切,心道“拉倒吧,没看中,不愿意就明说,扯那没用的干嘛”,只知道自己说个媳妇不易,就不知道女孩找个男人一样不易,特别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就变的更加的不易,那是把自己的后半辈子,托付给一个陌生的男人,难道不该慎之又慎吗,不有一句话这样说吗,“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真该为这些生活在农村普通的女孩感到无奈和无助,她们既没有可以炫耀的资本,也没有可以改变现状的能力,唯一有的也就是“是个女人”,这是她们惟一值得和可以利用的资本,选择什么样的男人也是她们唯一的权利,所以她们只能用这极少却极其重要的权利,换取自己稍微满意的未来,挑一个让人舒心的男人,起码是让自己舒心的男人,就是个开始,虽然好看不一定好用,就如同毛绒玩具,浮华其外败絮其中,但在买玩具的人看来,内在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好看。再说了一只青蛙一只癞蛤蟆,既然都是蛙类,而且必须要选一个,为什么不选择青蛙,反正它们都会捉虫子,至于能不能养活老婆孩子那是后话。
  
  当时的我知道没戏了之后,起身便走,如今想来挺对不起家雀的,边走边心道“我就不信,离了你这家雀子,我还找不到媳妇了,切”。如今看来自己才是一只掉了毛,而又四处流浪的家雀子呢。
  
  小薇
  
  去见小薇的时候,大街小巷都充斥着一首歌“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作小薇”,小薇是一个消瘦却略显时尚的女孩,头发拉了直还染了色,眼影也画的很重,轻佻浅薄的唇艳的惊人,尖长的指甲也着了漆,高跟鞋很高,穿的也很“迷你”,一见之下,我便心道“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我不知道媒人是不是有意捉弄我,我的硬件设施他又不是不清楚,把一只燕儿和一只鸭子放在一起,它可能吗。而在我相亲见过的所以女孩当中,我对小薇的印象是最模糊的,因为只打了个招呼便各奔东西了,彼此间都心知肚明,对方根本不适合自己。也正因为如此,小薇几乎没给我带来任何的伤害,就像在大街上碰到一个并不太熟悉的人,打个招呼便毫无干系了,心里根本来不及留不下什么伤啊痛的,这样蛮好。
  
  戏子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沉寂和痛苦的思想斗争后,我决定再一次去相亲。人嘛,哪有那么万事皆顺的,古人不都说好事多磨嘛,我这样宽慰和鼓励自己,就这样我又一次坚强的踏上了相亲路。戏子是堂嫂妹妹的姑婆的小叔子的.........多少个弯我理不清,反正能扯上点关系。由于路途太远,再说我怕找不到门,只好央求堂哥用摩托载我去。总结前几次的失败教训,打扮是一定要打扮的,只是没有前几次那么夸张,稍作修饰即可,自己又提醒自己“说话行事一定要谨小慎微”免得再空欢喜一场,劳神费力不说,还整的身疲心伤,告诫的同时又演练了一番,如何喜笑说话了,如何待人接物了,不过总觉得怪怪的,没办法时间紧迫,也就只能仓促出战了。
  
  到了拐弯亲戚家,亲戚便忙不迭去叫人,相亲不是在女孩家里,我们便呆坐着与亲戚扯些闲谈。良久才呼呼隆隆进来一群老婆娘们,真不知道相亲还有摆这么大阵势的,他们簇拥着一个女孩,女孩画的很美,宛如京戏霸王别姬里的虞姬,走路风摆杨柳,扭扭捏捏的,总让人觉得那么造作,到现在我还怀疑,她是不是也如我一样,在家做过演排。戏子进来后便打量着堂哥“嘿嘿,你们来啦,嘿嘿”,轻声细语脉脉含情,听她一言,我的背脊不自觉的升起一股凉意,内衣似乎离开了我的皮肤,一种簌簌的响声,自我颈后传来。“哎呀妈呀,这样的女孩娶回家可咋过日子,光腻歪也腻歪死了”。
  
  戏子带着一种令人难以读懂的笑容盯着堂哥看,我立刻明白了,“相错人了”,周围的人似乎也明白了这一切,“妮儿,那是你表姐夫,这是.........”,一个老婆指着我对戏子说,戏子难为情的把脸转向了我,我分明的看到,她那还没隐去的痴痴的笑容,慢慢褪了色,直至满脸写的全是惊讶,如果是电视剧,镜头慢慢推近,话外音适时响起,男声“意外吗”,女声“啊呀妈呀,太意外了”,少顷,戏子颤抖着不知说了些什么,逃也似地走了。
  
  如今想起戏子,总令我忍俊不止,虽然她伤的我很重,以致于感到做人的自卑,有时不禁扪心自问,“我真的很丑吗,丑的让一个女孩两股战战,急于先走吗”。我不知道是什么,又因为什么,把好好一个人打造成了“戏子”,正是看到了她,我才没有继续演下去,她教会了我生活不是戏,我也更真切的感到,做人难,做个男人难,一个贫穷而又丑陋的男人做起来就更难了,唉,男人难人,真的好难。
  
  本山父女
  
  还未抚平戏子给我带来的伤痛,姑姑又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相亲的那天早晨,我心不在焉的打扮着自己,母亲在一侧叹了口气,我知道我的心虽然伤的很痛,父母的心比我还痛,再痛也无计可施,人家没看中咱总不能拿刀逼着,让人嫁给我吧,如果那样合乎道德和法理,也许双亲早就那么干了。
  
  我到姑姑家没多久,女孩同他的父母便相跟着来了,女孩给我的感觉总是怯怯的,有些拘束,说话像是生怕说错什么似的,对我也漠不关心,似乎相亲的事与她毫无关系,她只是跟大人来玩儿的孩子。一阵必要的寒喧后,她的父亲便与我扯些闲谈,“你今年多大了、属什么、现在干什么..........”,若干问题,我一一做了回答,这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旨在观察一下你的脑袋是不是有恙。女孩一直那样似乎有些无聊的坐着,与我沟通交流的只有她的父母,我们谈的很愉快,一切似乎显得很顺利,姑姑紧缩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从她脸上我读到了即将成功的喜悦,我那似乎已经枯萎的心,慢慢的开始欢蹦乱跳起来,好久没有感到心跳的这么畅快过了,看着一侧的女孩,真有一股冲动,“啊,她就是我未来的老婆,啊.........”。
  
  当他们一家要告辞的时候,说了一句赵本山的经典台词,“走两步,没事走两步”,我一时楞在那里,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还有提这样奇怪的无理要求的人,你是选女婿还是买牲口,幸亏我自己会说几岁了,要不然还不得撬开牙关,看看几岁口了才行。我不知道我的脸当时有多难看,反正刚才的喜悦,被呼呼的喘气声代替。姑姑似乎明白了这一切,强打欢颜的说“孩儿,咱这儿就这风俗,没事,走两步”,看着姑姑因难堪而扭曲的脸,我克制了一下自己,就走了。我第一次感到被人看着走路是那么的别扭,几乎自己要将自己绊倒。最后,给姑姑的答复是“小伙子腿有毛病,俺不愿意”。
  
  “真***.......被人牲口般挑选,这还是人吗,快死了算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话虽那么说,可谁又愿意舍弃自己那卑微的生命呢,如果说历尽这么点爱情磨难就寻死觅活的,那人类怎么可能走到今天,歌里不也那样唱吗“爱要越挫越勇,爱要肯定执着”,慢慢寻找吧,用母亲的一句话说“唉,就是缘分还没到啊”。
  
  买一送一
  
  给她取这么怪的名字,是因为她是离过婚的,还带了一个孩子。买一送一原来的丈夫是位教师,边教书边考试,后来便被调到县城教书去了,在城里他另结新欢,便把她娘俩抛弃了。这在农村妇女眼里看来,是应该的,男人有权了有钱了有本事了,就应该有三妻四妾,那样才配的上他的身份。古时候皇帝官最大,他的权力最大钱也最多,所以他的老婆就最多。在她们看来女人和权贵、金钱一样,都是男人身份权力,甚至是本事的象征。所以一但某个妇女被其夫休了不要了抛弃了,她们做的不是去同情那个可怜的女人,或者去谴责男人的道德败坏丧尽天良,而是嚼着舌根去挑剔被抛弃女人种种不是,从她的为人行事到言谈举止,连走路的姿势,似乎都成了她被抛弃的原因,唉,这些无知的女人啊。
  
  买一送一经人介绍后,自己来的我们家,听媒人说比我大两岁,不到三十的年纪,看上去要苍老许多,眼角嘴角全是细纹,头发干枯的有些灰白,双眼没有一丝她这个年龄段该有的光彩,一种迷茫和木然自她眸子中透出,我知道是曾经的苦难和世俗中的流言蜚语,把她打磨的如此暗淡无光。
  
  父亲母亲我她,就那样坐着,谈我谈家谈未来,“你收破烂一月能挣多少”,她问我,“和在厂干差不多,不过收破烂自由点”,我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从来不会无中生有,大吹大啾,何况面对的也许是我未来的媳妇,我不想用谎言骗取她,因为我感觉她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打击,为避免以后不在让她遭受打击,从现在开始对她说的每一句话,就必须是没有一句谎言的,以后也就没有“原来这是真象”的隐患,如今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那你一个人能养活一大家子人吗”,她又问,我是独子,如若我们俩真成了,我一个人至少要养活四个人,她很明事理也很现实,是生活让她学会了“事事考虑周全”的吧,我吐了口气“其实一个家庭,需要两个人共同去经营,无论是生活上还是情感上,如果只靠一个人去努力,很难去维持,也不公平..........”,我刚想给她讲一些大道理,她就似乎不耐烦了,粗鲁的打断了我,“你讲的道理我不懂,我只知道人要吃饭”,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不禁愤愤的想道“哎你***的,怪不得被人给甩了,咋这没文化呢,一点教养一点素质都没有”,结果我们不欢而散。现在想来也不能全怪她,她前夫就是教师,大道理肯定比我多,那她肯定天天都听大道理,听的久了自然就烦了,所以一听我讲大道理,就莫名的烦躁,这完全可以理解。
  
  如今每当想起买一送一,心中便生出许多莫名的感伤,为女人的,她们的辛酸和苦楚,也许一点也不比男人少吧。唉,做人难,做女人难,一个生活在农村没文化又没本事的女人做起来就更难了,唉,女人难。
  
  小刀
  
  小刀是退过一次亲的人,什么原因,我无从得知,具媒人说是小刀不愿跟人家的,并非被人家甩了。我想这也未必,在农村但凡退过亲的人家,男方都说嫌弃女的,“不要了”,而女方则都说不愿跟人家了,为的是有个面子,日后再找个对象好找。当媒人告诉我,给我介绍的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后,我感到有些伤感,从阿肥到戏子再到买一送一,如今的小刀,在那些媒人看来,我就只配娶这样的女人做老婆,非肥的即瘦的,不是定过亲的就是离过异的,也难怪俗话不是说吗,“鱼找鱼,虾找虾,王八找个鳖亲家”,自身的条件摆那儿,总该“一般对一般,土匪配汉奸吧”,你让燕儿嫁给老鸹,它不合适。现实社会就是这样,我又何必自寻烦恼呢。想通这一点后,我带着无限期盼和些许的恐惧,去见小刀了。
  
  小刀是媒人的亲外甥女,相亲的地方是媒人的娘家,也就是小刀的姥姥家,到现在我也不明白,绕那么远干嘛,小刀直接去她姨妈家不是更方便吗,其中原因令人费解。
  
  见到小刀,我不由的一惊,如果说我的脸是一把笔直的剑,那她的脸则是一把弯弯的刀,也许由于身高或高跟鞋过高的缘故,整个人有些前倾,也如一把刀,眼神和嘴角带着一种,似乎是与生俱来的鄙夷和不屑,我们就如刀剑般相交了,火花迸溅,但那不是爱情的火花。小刀用她宛如尖刀的眼神,看异类似地剜了我一眼,我有些局促的站在那儿。当时给我留下的感觉,好像我是一个做错了事,等待大人责怪或训斥的孩子,有点胆怯,有点无奈。就那么一眼,也只那么一眼,她就叫嚷着道“哎呀,三姨来,你真对得起我,就给我介绍个这样的对象,你们看你们看,要个子没个子,要长相没长相,你把我当什么了”,她毫不避讳的质问着媒人,一点也没顾忌我的存在,就像她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公主,而我只是一个叫花子,介绍我给她,对她那就是莫大的耻辱,她怒形于色,一边的几个娘们,也许是小刀的妈妈或姨妈吧,幸灾乐祸的窃笑着“嘿嘿,三姐,活该,叫你舌贱嘴碎,也太不拿咱家姑娘当回事了,领这么个东西来,嘿嘿,嘿嘿”,我真不知道这是一家什么样的人家,难道是遗传基因的缘故,怎都那么尖酸刻薄,都那么没有教养呢,有倒是“当着矮人不说短话”,这算什么,侮辱、讽刺,或是赤裸裸的挑衅,我是什么东西吗,那你们又是什么东西,一股怒气迅速从我胸中涌起,男人被激起的怒火在燃烧,热血向我的大脑冲去。当小刀一副不屑的模样啧啧着嘴,尖着两根手指像拎脏东西似地拎起我的衣袖的时候,如今想来当时的我,如果继续沉默下去,真不知道她还会用多么粗浊卑劣的语言,对我进行贬低、羞辱和攻击,在我胸中燃烧的怒火瞬间爆发,我恨恨的一甩手臂,刚刚握起的拳头,重重的打在她的胳膊上,她一个趔趄愣在那儿,我怒吼着“你们又是什么东西,不就是看一下人吗,谁看不中谁还不一定呢,又何必这样作践人,我不咋样你也强不到那儿去”,一屋人一下子静了下来,我没去在乎媒人和她们一家人的脸色,犹自口无遮拦骂骂咧咧的甩身出了她们家门。既然我们不合适,你可以心平气和告诉我,也可以像别的女孩那样,用一个婉转的理由或方式拒绝我,或甩个脸子,我会识趣的走开,你又何必那样伤害我呢。
  
  小刀真如一把刀刀,把我本就伤痕累累的心刺割得支离破碎鲜血淋漓,从此我的身体被恐惧团团包围,相亲成了我难以言明的痛。无论以前的相亲如何的让我百般痛苦满心酸楚,也无论相亲给我留下了,多么不愉快的记忆,等过一段时间,我便会慢慢淡忘这些痛,要不怎么说时间是去痛的良药呢,等痛不那么痛了,我又会重拾信心,勇敢的去面对再一次相亲,而这一次伤的实在太重了,我似乎再也提不起去面对异性挑剔眼神的勇气,那是一种令人颤抖的挑拣,如同被待价而沽的货物一样,难以启齿又无法反抗。
  
  算作结尾
  
  接下来很才的一段时间里,我便在空虚和痛楚中度过,如果说人是活在一个个希望里,那我似乎再没什么希望可言了,在那个年纪找一个对象不就是最大的希望吗,连这点希望都实现不了,还谈什么别的希望。我就在这令人枯燥乏味的日子里,独自舔舐着伤口,想慢慢忘却曾经的痛。虽然偶尔看到花枝招展的女孩和她们摇弋的裙摆,会有一种冲动,但那是作为男人原始本能的反应,过后再无其他,像嘴馋的人见了美味就流口水一样,不想了也就过去了。
  
  原本以为我就这样,孤独一身了却此生了,爱却真的降临了。人生就是这样,当你不知疲惫苦苦寻觅,想得到一件东西时,他就是那么遥不可及,然而当你停下疲惫的脚步时,它却令你猝不及防。
  
  妻像戏子一样,是我的一个拐弯亲戚,因为人情世故上的事我们相遇了。原本以为只有男人才会被异性挑来拣去,在妻身上我知悉了,并不是只有女人才可以挑拣男人,男人是同样可以选拨女人的,尤其那些特别优秀、自我又感觉良好的男人,如同买鸭子,在一群鸭子里总能挑几只肥瘦适中的,而这些的鸭子,又恰好对自己信心满满,于是他们便有了选择对方的权利和机会,当然我是一只令人厌恶,而又不屑一顾的鸭子。妻也如我一样,是被人挑来拣去,狗不理猫不叼,在相亲的路上屡战屡败的那种人。当我们相遇,“两颗为爱而疲惫的心啊,立刻碰出了爱情的火花儿”,于是我们定了亲,一年后结了婚,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如今写起这段坎坎坷坷的相亲路,已不再觉得忧伤或痛楚,因为那是青春必须要经历的,特别是如我一般的人,虽然残忍却很无奈,也正是有了这令人痛彻心扉的经历,才让我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爱情。曾读过这么一句话“只有在寒冷黑夜里颤抖过的人,才懂得阳光的温暖”,让我说“只有在爱情的路上屡受挫折的人,才知道爱情的珍贵”,不是吗。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求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23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8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forum_sitemap home_sitemap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B2-20041045  增值电信许可:鲁B2-20050018  Powered by Discuz! X3
返回顶部